相关文章

河北涞水:协会会长称文玩核桃“5元一个都没人要”说法失实

  李术满在自家的核桃树前

  娄村很多村民都是一边卖核桃一边卖树苗。李术满说,村里苗商不少,一年卖出去至少百万来棵核桃树苗,就自己一家,去年一年就卖出去1万多棵,来买苗的多半是外地人。李术满说,种麻核桃树对大多数村民来说都只是副业,“很划算的买卖。”

  麻核桃树苗

  此外,文玩核桃还催生了“清洗核桃”的产业。早些年,人们靠手工剥皮刷核桃,一块钱剥一个。青皮汁又辣又呛,粘在人的皮肤上不仅导致起泡蜕皮,还留下满手黑污难以清洗。

  后来村里的核桃产业逐渐发展起来,人们开始购进高压水枪类的机器,将核桃放在铁皮盆子里不停冲洗剥皮。不过,由于剥核桃的时候浆汁飞溅,即便是大热天人们也得穿上厚重的隔离服。几年前,大概六七毛钱洗一个青皮核桃,到今年就变成了一毛钱一个。

  当地,洗核桃的人穿着厚厚的隔离服冲洗核桃

  李术满表示,附近村庄清洗核桃的商家很多,一天一台机器能洗七八千个青皮核桃,但也就赚这一两个月的钱。